无骨少女

专业康吹
逐月少女


他于他。


像一颗糖渍柠檬不去籽。


酸甜苦没有辣。


小时候开的玩笑另一方却当真,随后就失联的状况,谁也不想再来一次。


要不是同学结婚邀在一桌,心照不宣没有出去发展的两人也不会再次遇见。


而他,带了女伴。



隔着一位女士的寒暄自然不会聊起从前。



藏着酸和涩的标准微笑面孔不知道有几张。


婚礼进行到主要环节,灯光打在幸福新人的身上,钻石闪闪发亮。


领导好像又发来了信息,去国外培训的机会再不要就给别人了。


旁边女士轻声细语,笑声软绵绵的。


他答应下来,公司连机票都替他订好。


酒席吃到午睡时间,拉实的绒布落地窗帘散发着暖洋洋的灰尘气味。


饭菜吃尽,谁也不赶时间离开,众人调笑下一次喜酒该是他和女伴的。


回复领导消息的他也被点名,他用相同的眼神细细看着,说不着急。



礼堂人散尽的时候,披着午后慵懒的阳光,人人都该睡一觉。


他在收拾行李。


他拒绝了弹出的好友申请。



“那不是我女朋友。”





—————————끝—————————


无题【KC】―1―

--我瞎写的--

Kimmon在新班级的教室里看到Copter的时候脚底一个打滑。

站直身子看向讲桌下嬉笑的一群学生和表情淡漠的Copter,心里祈祷他踉跄着差点摔倒的模样不要被这群面生的孩子记太久。

“我是你们的班主任,我姓金,教数学。”

想要挽回颜面的金老师假装严肃,一副正经的样子又惹得几个学生忍不住发笑。

本就不凶,Kimmon盯住为首笑得最开心的后排男生,又瞟了眼坐在教室角落头也不抬看书的Cop同学,尴尬了三秒钟自己也笑出了声。

全班又笑。
从书里抬头的Copter一脸懵逼。



金老师住Cop同学楼上。

Kimmon在电梯中与楼下阿姨十五秒钟的相遇里得知Copter这个学期即将中考。

“那Cop有没有什么理想的学校呢?”

看着电梯还剩下三层就要落地,Kimmon才回过神来。

去学校的地铁上Kimmon自顾自开心,正好他下个学期带新生班,傻乎乎地晃着手里的包,庆幸从Cop妈妈嘴里冒出来的是自己最熟悉不过的学校。Kimmon不禁盘算Cop成为他学生的几率是多少。

嗯,一会儿到办公室得好好算算。



组织男生去教务处搬书,Kimmon偷瞄一眼戴着金边眼镜跟在一群男生后面最后一个走出教室的Cop同学。

这个夏天天气真好,今天的天气格外好。

连阳光照下来好像都带着甜甜的香草味。

不然金老师眼里的那只Cop皮肤怎么会白嫩细腻得像刚从冰淇淋车窗口里伸出来的一支香草冰淇淋甜筒呢?



听到剩下女生的轻声议论金老师才从香草冰淇淋的甜美里挣脱出来,大家都盯着他看。

怎么这么窘。

连忙从讲桌前的粉笔盒里抽出一支崭新的圆粉笔,Kimmon回过头往黑板上写道:“别花痴你们帅气的班主任了,这是我的电话号码。”

通知完下午军训的时间和注意事项让同学们回宿舍休息后,班里的女生围上来问Kimmon要QQ号,Kimmon才意识到在这个网络时代,刚刚自己强行挽救局面的行为有那么一丢丢的,蠢。

怎么又这么窘。这班有毒吧。

Kimmon瞄了一眼抱着包往宿舍走的一只Cop同学。



可不。毒瘾可大了。




――TBC